ag九游会j9【放心】

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ag九游国际900多家锂电池公司:北京国能电池科技



  车研咨询研究了锂电池产业链2000多家企业(包括锂电池、正极材料、负极材料、隔膜材料、电极液/六氟磷酸锂材料、锂矿/碳酸锂/氢氧化锂、锂电设备、锂电池回收利用)。

  其中,《2020-2025年中国锂电池市场发展趋势与投资前景预测报告(2020年)》、《2020-2025年中国电动汽车动力锂电池市场发展趋势与前景预测(2020版)》,对全国900多家锂电池企业以及全国投资布局进行了详细分析。

  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2017年底更名为北京国能电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参股11.86%。

  国能电池最初由蒋大龙控制的国能电力集团100%控股,这也是国能电池和国能汽车的渊源。一年之后,在深圳做消费类电池起家的郭伟投资并加入国能电池,持有其25%的股份,成为董事兼总经理。

  2015年5月,国能电力集团退出国能电池,取而代之的新增投资人正是吴丛笑。吴丛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郭伟的妻子。关于蒋大龙的退出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国能汽车缺钱,蒋大龙将国能电池剥离卖给郭吴夫妇救急;另一种说法则称,蒋大龙与郭伟对国能电池的发展产生分歧,选择了退出。

  2017年1月,在深圳坪山维也纳酒店,国能电池独家冠名的“锂电风云二十年行业贡献颁奖盛典”正式揭晓。这其中的一位获奖者叫吴丛笑。给她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她1997年从美国回国创业,奠定了中国锂离子电池产业化的开端;她曾是比亚迪、比克的创始人之一。”

  公司是国内磷酸铁锂软包电池最大的生产企业。从2016年开始,公司就建立智能制造研发中心和新型电池研发中心,研究涵盖了电池(新型材料、工艺、结构等等)、产品(成组技术、BMS、热管理系统)、动力总成等领域。

  2016年公布的第四批复合《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目录,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进入目录。

  2017年9月,中鼎股份与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84210526元收购国能电池1.203%的股权。

  2019年3月,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双秀支行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北京国能电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国能电池有限公司、郭伟资产700余万元。

  而在此之后涉及请求冻结国能电池资产的案件,法院的回复均为,“通过全国网络查控系统及北京法院执行办案系统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财产,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冻结被执行人名下多银行账户,余额不足且为轮候冻结;到被执行人住所地调查,暂未查到可供执行财产。”

  2019年5月,面对“即将倒闭”、“拖欠巨额员工工资”等质疑,国能电池就发布澄清公告予以辟谣。

  2019年7月19日,国能电池发布公告称,因生产经营战略调整,经研究决定将相关部门工作地点进行调整,ag九游国际具体情况如下:1、原工程技术中心、研究院、品质部、供应链管理部、销售部划转到河南PACK公司。2、北京总部仅保留人力资源部、办公室、战略规划部、战略财务、清产核资管理部、安环部。3、未提及人员由人力资源部统一调配安排工作地点。4、留京人员须报董事长批准。

  2019年7月22日,国能电池再度发布公告称,受新能源行业影响,公司当前有12亿元应收账款尚未收回,导致部分已离职员工的补偿金,工资和报销款没有及时兑付。目前公司主要领导和销售人员都在筹款,预计7月31日解决部分经济补偿金;8月31日结清全部拖欠工资;报销款将按照公司内部职工统一进行支付。

  2019年7月底,有北京国能电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用户和员工反映,目前包括广州、深圳、成都、沈阳等多地均出现国能电池售后维修中断的情况。同时,北京公司已拖欠员工薪资达半年之久,拖欠金额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

  有国能电池员工透露,从2019年初开始,国能电池北京公司就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截至目前已超过半年。算上主动离职和被动裁员,公司员工基本要走空。在3月份裁员时还采用了‘N+1’的工作年限补偿标准,现在留下来的大多是欠薪金额较大的销售人员和公司中高层。北京公司有接近50名员工于7月15日联合申请劳动仲裁,主张赔付劳动报酬、报销因公垫付的钱款。

  此前公司曾接触过包括青岛一汽、恒大集团等4家-5家的意向投资方,对方也对国能电池的情况进行过尽职调查。然而,双方在资产独立性、公司控制权等核心条款上最终未能达成一致。

  2020年1月,科陆电子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披露显示,科陆电子参股公司国能电池受流动性等因素的影响,ag九游国际!2019年经营业绩急剧下滑,目前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同时存在大量的未决诉讼,国能电池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基于谨慎性原则,科陆电子拟对国能电池股权投资余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2.3亿元。

  2020年3月下旬,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科陆电子进一步就国能电池现状说明称,2019年开始,受行业环境和过度竞争的影响,国能电池业务量大幅下滑,国能电池无法完成机构投资要求的业绩,触发了国能电池实际控制人郭伟对投资机构股权的回购义务。由于电池行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2019年受行业影响,国能电池没有新的投资者进入,借款到期无法偿还,导致国能电池经营出现问题,国能电池经营停滞,国能电池和实际控制人郭伟陷入到大量的诉讼。

  因生产经营周转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国能电池主要高管(如: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市场总监)均已陆续离职;受资金短缺等因素影响,国能电池涉诉案件多,本部存在已判决未履行案件34起,已被列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国能电池投资的2家子公司河南国能电池有限公司、无锡丰晟科技有限公司及1家参股公司北京杉杉凯励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已判决未履行案件合计21起,均被列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